©Mornwindleave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乔一帆的日记(02)[修改版]

———Mornwindleave的LOFTER目录———

设定(按出场顺序):

微草:霍格沃茨

兴欣:第八号当铺

霸图:天使白家

雷霆:钢之炼金术师——军部

 

*CP相关:主韩叶,辅张安/双花/林方/喻黄/双鬼,可能周包/宋乔

*本文链接:(序篇) (01) || 

 

=======正文向下跳======

今天说两个事儿……一个是……嘤嘤嘤,因为我毕业时间太短,不足够报名在职研究生!!!!明明有的院校不要求毕业时间的啊!!!但是特么的网站报名就不给登记!!!于是这种拼死拼活学了几个月,结果突然之间连一个让我”没考上“的机会都不给,哀大莫于心死…………我还是准备职业考试吧,虽然好像工作时间上来说,也不够………………

等等,抱怨了这么多的主要思想是,老子要恢复更新啦!拼了!

第二个事儿,今天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跟踪了,全经过在微博【戳我】 提醒各位妹纸,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注意安全!!!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废话不多说了,上文了~~我终于名正言顺地打上宋乔tag啦~~~本来想今天结束雷霆篇,结果我不小心小乔爆字数了【捂脸】我对小乔是真爱!!~~~

=======我是正文=======

我把煮好了的酸梅汤端过去给八号当铺的大家喝,他们看起来每个人都不是很精神的样子,不过我知道,这绝对只是……

“好无聊啊!”伴随着包子哥的嚎叫,当铺里的怨念似乎更重了一些。

的确,这几天平平淡淡的,是没有那天晚上热闹啦,可是,那天晚上也太热闹了些吧!

我实在是不想回忆起天使宋顶着一脸要揍翻我的表情然后被魏老大给拎小鸡一样丢出去的事情……

希望他还健康,上帝保佑……

哎,不对,我似乎是魔鬼啊,难道应该说,撒旦保佑?保佑什么……保佑天使早点往生么……

“不如……”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叶修先生终于肯撑着桌子把脑袋从桌面上撕下来,抬起头发出声音。

“不如~”方锐前辈扒着沙发靠背看向发话的人。

“不如!”魏老大的眼睛亮闪闪地放着光。

“不如?”……好吧,包子哥根本没懂这群人在说什么,其实我也没懂啦。

叶修先生的手“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我们混去军部吧!”

……

唉唉唉!

这又是什么鬼话啊!

我还来不及把自己藏起来,只是一个响指的功夫,兴欣的大家就都已经换上了整齐的军服。

我错了……

天使韩的可怕,仅仅是他有一张凶巴巴的脸而已。然而,兴欣的可怕,则是在于,你每时每刻都要被前辈们一起拉扯着,一起去作死。简单来说,前者要瞪死你,也不过是死一次而已,后者,那就是死去活来。

可是……为什么我现在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期待啊!

时间:上午

地点:赛尔克城的军部分部

军部的大门,出乎意料的好混,身为神秘的,有关部门的我们,在军部中根本就是横行无忌。

“这简直是胡闹呢!军部的安全居然这样当儿戏么!”方锐前辈难以置信地表示道。

就是说啊!任何人都能随意进出的话,不是很容易泄露国家机密的吗!

“没错,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给他们好好上一课!”魏老大露出一脸正直。

这个表情,放在魏老大的脸上,似乎哪里不太对呢……

“哎,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我们必须贡献一份力量!”叶修先生最后总结陈词。

是要提醒他们完善安全监察体系吗?真的很有必要来着!

大概是看到了我一脸深以为然很担忧的样子,老板娘终于忍无可忍,“你们够了啊!不要欺负新人好么!”然后委派了罗辑给我单独辅导。

“其实,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有秘密,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够操控一切,给来当铺的人做交易。宇宙共计十一维,正常的人类能够感知的世界是四维的,三维空间加上一维时间,而我们则是存在于所有的十一维当中,也正因如此,四维的准则对我们是无效的,我们可以穿梭在他们的时间和空间当中。如果真想要泄露机密的话,完全不用现在这样大摇大摆地进来,只要伸伸手你就可以拿到想要的那份文件过来看了。所以,前辈们爱演,你就装作没看到就好。”

……

我默默地捂着脸,虽然那个十一维论没听很懂,但我能够从罗辑的语气中感觉到,前辈们真的只是好玩我这个新来的而已。

……你们开心就好……

“请问,几位是?”

好在,军部还没来得及被玩坏之前,已经有还清醒的人类前来拦截我们了,就是先前看到在敞篷车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那个人。他的目光依次扫过我们这一群人,最后落在叶修先生的脸上。

“兴欣研究所,叶修。”他主动上前握手,然而似乎并没有取信到那个人。

只不过他虽然依旧抱有怀疑的态度,但还是介绍了自己。

“军部机械铠工程师,肖时钦。”他推推眼镜,“似乎没有听说过兴欣研究所。”

“当然,我们的编制一向是对外保密的,这次是因为红袍术士的事情对于我们的研究有所帮助,所以才冒昧前来拜访,希望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沐姐人漂亮,声音也好听,一眼看上去比叶修先生靠谱得多,也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所以这个时候她站出来介绍情况,连我都觉得,我们真的是研究所的研究员了。

“你们怎么知道红袍术士的事情?”他这句话虽然是问了我们,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双眼却看向了我,哪怕是隔着一层镜片,我也能清晰地感觉得到,他的目光似乎有能够看透人心的能力。

大概是这些人当中,就我看起来最心虚的样子吧。

我……的确是很心虚啊!我们就是入侵者来着!

不自觉地将目光从他的审视下移开,正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转眼就见他身后的方向来了一个人。

“咦,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人!”

话题转移技能,是我到兴欣之后学会的第一招。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边,肖时钦也跟着转过身去。“张奇?”

“方学才中尉通知您去开会。”

“好,我马上到。”肖时钦并没有理会张奇语气中的不耐烦,反而又对他说,“你见过这几个人?”

张奇只迟疑了一下就认出了我们,回答他,“那天晚上在那家酒馆见过。”

也是,那样轰轰烈烈的场面,恐怕很难有人轻易就能忘记的。

“既然你们认识,那拜托你招待一下他们吧,我先走了。”肖时钦说着就急匆匆离去。

张奇这个时候大概还不清楚,一个被当铺标记了的准客人被兴欣全体成员包围,那是一件比把羊扔进狼群还要可怕的事。

因为,兴欣绝对是连同骨头甚至灵魂都不会放过的。

我们,是魔鬼啊。

“想不想知道,红袍术士到底为什么可以不遵守等价交换的原则?”魔王对着猎物丢下了诱饵。

这样直接?会不会不太好?万一他把我们暴露了的话,不是要完蛋?再不然,可以推荐他给会员卡充个值什么的……

“并没有可以不遵守等价交换原则的存在。”

就在我还在想当铺最近有没有什么优惠活动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让我熟悉到不寒而栗的声音。

天使韩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啊!好可怕……

“韩文清上校。”张奇站直身体行礼道。

等等!上校!

他怎么又成了上校?!

“天使霸图的每个人都拥有很多身份,他们跟我们的能力不同,除了本体之外他们每个人都可以有无数个个体分散在世界各地。不过他们没有办法直接对人类做些什么,只能用语言去劝导那些想要来兴欣交易的人。”身边的孙哲平前辈这样解说给我听。

在我看来,天使韩最有效的办法是揍到人家提起兴欣就害怕,根本不想和我们扯上一点关系。不然,我就是一个硬生生被天使吓到魔鬼聚集地的血粼粼的反面教材。

不过话说回来,我突然又想到个问题。

如果天使韩是因为在这些地方都有不同身份的话,那他在微·霍格沃茨·草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尖叫棚屋的恶鬼。”

叶修先生龇着一口白闪闪的牙齿对我笑。

噗!

对不起我没忍住……

那棵打人柳一定是天使韩种的,一定是!

时间:下午

地点:兴·第八号当铺·欣

上校一定知道内情的!一定知道如何才能不遵循等价交换!

张奇在心中默念着,脸上露出有些纠结的表情。

但是他一定不会告诉我的!直接去问的话……

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虽然很想挣扎一下,可事实给了他一记响亮的巴掌。

没胆啊!

不然去找上次那伙据说是兴欣研究所的人问问?话说他们研究所似乎研究的课题就与红袍术士有些关系?或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张奇。”

老天!上校先生,你确定你这句话的标点仅仅只是一个句号而不是一排表示愤怒的惊叹号吗!

“噗!”方锐前辈率先破功,喷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一排愤怒的老韩!脑补一下,实在是有点可怕啊!”

我捧起杯子喝水,假装自己没有在笑。

此时的兴欣里是一片漆黑的,唯有预约板上正在显示着被标有当铺标记的潜在客人此时此刻在做的事情,以及内心独白。读取人心所想,这当然也是属于魔鬼的能力。

“方锐输了输了,罚酒三杯!”魏老大手臂挥过,茶几上立时出现了三只玻璃杯,一杯红色,一杯黄色,还有一杯透明的没有颜色。没错,现在就是在玩谁先笑谁就输的游戏。

可是,这样喝酒,不太好吧?怎么总感觉大家不应该这样喝酒呢……

要不,偷偷换成果汁和白水吧?

然而时不我待,方锐前辈已经在我进行思想斗争的时候,硬是被灌了满满的三杯下去。

“兴欣的人你最好不要接触。”预约板上还在继续上演……不对,是在继续直播。

“讲真,老韩已经很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了,虽然成效不是很大。”叶修先生抱着手臂认真地研究着。

我觉得他根本就是在胡扯,因为我根本就没敢直视,总觉得会做恶梦,还是会一连做上好几天的那种。

“我听老林说他有委婉地提醒韩文清要尽量有一些亲和力。”方锐前辈虽然被灌了酒,不过似乎还是很清醒的样子,我总算放心下来,至少不用我们把他抬回卧室去。

“嗯,之后张佳乐看到偷偷照镜子练习面部表情的韩文清,差点吓哭了。”孙哲平前辈难得也插话进来。

“并没有,张新杰说张佳乐只是路过的时候恰巧打了哈欠。”文逸哥说。

……

我突然发现了奇怪的事情!

怎么大家好像跟天使霸图家很熟悉的样子!

“你没听说过左肩天使,右肩魔鬼的说法吗?其实,我们都是人类的左膀右臂啊,打断骨头连着筋,五百年前一家亲!”

我懂了,大概就是所谓的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小乔你别听叶修瞎说!”魏老大拍开叶修先生凑过来的脸,认认真真给我科普,“魔鬼信奉的是谁?是撒旦!撒旦是谁?他是掌管黑暗和灾难,是上帝考验人类的天使!只可惜这群愚民总是把他当做魔鬼。所以说,其实,我们也是正直善良的天使,我们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拯救黎民苍生!“

我居然身负这样神圣的使命吗!

“我一定会努力的!”我激动得忍不住站起身,渴望着现在就有等待着我去解救的人。

“好小子!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包子哥紧跟着站起身,弯弯手臂给我看他的肱二头肌。

“完全听不下去了!”身边的罗辑捂住了脸。

那个……似乎是有点太激动了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坐回去。

“……”文逸哥似乎是有话想说,又不知怎样开口的样子,我看他推了一下眼镜,这才开口道,“客人要来了,你们还不打算收拾么。”

时间:午夜

地点:塞尔克城午夜酒馆

来当铺的客人果然是张奇。不过叶修先生并没有和他做交易,而仅仅只是告诉了他米尔沃尔手中有贤者之石的事情,并且告诉他,如果他想的话,可以随时过来交易贤者之石的制作方法。

张奇并没有同意,而是转身离开了。

不过,虽然只是被送走的那一瞬间,但我确信我看见了,他眼中闪烁的浓郁的贪婪。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放弃交易呢?

而且,为什么我们要再次回到这家酒馆呢?上次还差点把人家整个房子都搞成废墟来着,这样光明正大地回来,我好心虚啊。

“不用属于自己的东西交换,而是打算抢别人的来用,这算盘打的真好,他也就这点小聪明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循声望过去,这才发现自己跳得太早了……

为什么天使霸图家又追来了啊!

“老韩来啦~快坐快坐,我给你点杯合卺酒怎么样?”

然而,天使韩并没有理会叶修先生的话,看上去很是驾轻就熟地把歪掉的话题往回引。“不直接和他交易贤者之石,你就是料定了他会抢米尔沃尔的,这是个可以引发动乱的机会,你是想发战争财。”

“老韩你可太难伺候了,我做买卖吧,你提着拳头狠追猛打,我放着买卖不做吧,你又说我阴谋论,你简直无情残酷无理取闹!”

天使韩气定神闲不为所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这样都没动手,天使韩的脾气真好——这奇妙的错觉。

“个人认为,结合上下文语境,无理取闹并不适合你来说。”说话的人我上次在酒馆中隐隐约约见过,他此时又坐在了文逸哥的身边,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个人的手似乎挨在一起。

先前说话的那个人已经和孙哲平前辈摆开了酒瓶在划拳,场上的形势是肉眼可见的一面倒,孙哲平前辈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呢!

方锐前辈已经和天使林聊得热火朝天,就连一直没怎么见着面的莫凡哥也跟一个之前没见过的天使单独坐了一张桌。

天使跟魔鬼果然是一家的,大家都很融洽的样子呢!

魏老大和包子哥正玩桌球玩得开心,沐姐她们三个居然捧着PAD凑在一起边吃零食边看剧。我一个人坐在一边,对面家似乎也有人落单了。

“那个,要不要喝果汁?”我把面前还没有动过的杯子推过去,努力露出友好的微笑。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他的目光凶巴巴的,颇得天使韩真传。

我缩回了手,放弃交流。

“我之前没见过你,你为什么要去魔鬼那边?”

就在我打算过去和魏老大他们一起玩桌球,对面的那个天使宋突然对我说话了。

受宠若惊的感觉!

“啊,就是——”就是什么?我是被天使韩吓过去的,这句话能说吗?

“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能够帮助你的。”

那个,天使大人,您可不可以不要摆着一副“你敢说不我就掐死你”的表情来跟我说这句话吗?

“没什么困难的……”不知道拜托你们不要来找我们的麻烦这样的请求他会不会答应。

“既然没有困难那为什么要成为魔鬼?如果你想反悔还来得及,天使家可以接受你的。”

他说出这样的话还真让我很是吃惊。

“谢谢你的好意,我觉得兴欣很好,兴欣的大家也都很好。”

“可是,你们知道你们在做的事情是引领人类出卖自己的灵魂这样邪恶的事情吗!这是不对的!”

“但是,会出卖自己的灵魂的人,是他们自愿的啊!当你看着自己很重要的人处于危难之中难道不会想倾注自己所有的一切来帮助他吗?我们只是提供了这样的机会给那些根本得不到帮助的人,也算是做好事吧?”这是叶修先生之前告诉我的当铺宗旨的前一半,但我觉得后面的那一半还是不要说比较好,会惹毛这个难得表现出一丝友善的天使的。

至于那些本就邪恶贪婪渴望不劳而获的人,他们存在在这世界上只会危害人类,并不值得任何救赎。

对面的人似乎陷入了沉思,半天都没有再理会我。

为什么大家都能很容易交到天使好友,我就这么难呢……

今晚的一切看起来是这样的和谐,甚至于我能够看得出来,虽然我们两家是处在对立的立场中的,但私底下的交情又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大概就是孙哲平前辈那句话。“反正天使和魔鬼都没有办法直接伤害到对方,我们犯不着为了区区小小的人类大动肝火不是?”

也许是我们两个各自沉默地开脑洞太过专心,发生状况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是状况外的。

整间酒吧忽然就躁动了起来,吵吵嚷嚷着各自的话,混在一起完全听不清说了什么,

紧接着乍响的嗡鸣声水波样扩散而开,涌动的气流卷起各样年份的玻璃酒瓶,毫不吝惜地砸碎在墙壁上地板上。玻璃窗齐声破裂,风卷残云之下,仅剩的木质窗框歪歪斜斜地还嵌在原来的墙洞中。

我仿佛看到了酒馆老板的内心正跪倒在满地破碎的玻璃上,一边流血,一边流泪。

原本我以为嘈杂的人群在叫嚷着逃命之类的话,但看他们现在的样子,竟然是向着战斗中心冲上去。然而酒馆毕竟只是酒馆,并没有太大的空间给他们施展。

要发生踩踏事件了!

我赶紧站起身打算过去帮忙,这个时候才发现,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天使宋已经有了行动。

果然是天使啊,我要努力向他学习才行!

此时被酒馆的人包围着的中心,张奇倒提重剑,剑身之上刻绘着精细的炼成阵正闪烁着光芒,已经是发动的状态,肉眼可见的气流将重剑和张奇提剑的手臂一同包裹在内。

红袍术士似有顾忌一味躲闪示弱,然而我注意到,他受伤的法杖顶端红色的石头,闪着诡异的光芒。

那些扑上去的人群似乎身体并不属于自己的控制,漫无目的,就只知道向前冲。

叶修先生一脚踢飞了吧台前的座椅,被砸中的那个倒霉鬼哀嚎着扑倒了前面的人,继而又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去一长串,用身体铺就了一条直通现场的VIP道路。叶修先生踩着这条蠕动着的路急匆匆杀进场中央,眼神一动连忙伸手招架,隔壁家的天使韩正巧也杀到了。

两人力道相当,各自退了几步卸去撞击的余力,紧跟着,天使韩就一脚向着张奇踹了过去,硬生生逼迫他改变了冲势方向,只得停下脚步,然后问了一句又让我完全摸不清头脑的话。

“你是谁!”

他不是军部的上校吗?怎么这会儿,脱了军装就不认识了?

不给我细想,天使韩直接用拳头说话,权利挥出的一击好似带了火光,空气都跟着灼烧起来一样。

这样是砸中了,肯定没命的!

我不自觉颤抖了一下。

叶修先生翻手一转,迎向天使韩,拳头虚握着挥动,速度极快,简直都要看不清他的动作。

就在我以为他这一拳一定挥空了的时候,实物的碰撞声之下,一柄巨大的雨伞出现在叶修先生的手中,天使韩的拳头刚好被撑开的伞面挡住。

“哎呀哎呀,地方太小了,施展不开啊!”叶修先生假模假式地抱怨了一下,不过他的动作却是没有停顿,伞面收起手肘下压猱身而上,那一瞬间似乎是要小鸟一般依偎进天使韩的怀里。

传说中的……以柔克刚?

我总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不太对。

不过好在,世界观虽然不太对,但好在还没有彻底倾塌,天使韩依仗着近身优势,手腕一转轻松化解了被侧身藏住的一记伞击,脚步前踏,逼着重心在身后的叶修先生又倒退回先前的距离。

混战之中,我冒着被踩踏的危险把眼前还在扑街的人连拖带拽拉扯到墙边,还没等喘过一口气,手上扶着的大叔就被人抢走了。

我一愣, 快我一步跑去救援的天使宋正扯着昏昏沉沉的大叔瞪着我。“你要对他做什么!”

“哎?我什么也没做啊……”

“我绝对不会允许魔鬼在我面前蛊惑人心的!”

完全不给我辩解的机会, 天使宋向我逼近过来,他的拳头在我的眼前放大,放大……

就在他揍过来之前的一瞬间,我突然回想起来在学校里学的黑魔法防御术,然后想到了最有用的一招,便伸手一指“除,除你武器!”
他果然停顿了一下,接着我感受到眼前一黑,金色的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好痛!!

现在给我配一首歌词刚刚好……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见鬼的天使,为什么比魔鬼还凶巴巴的不好惹!

说好的真善美纯良呢!

我揉着被揍的地方站起来的时候,天使宋正有些呆地看着自己的拳头,似乎没想到魔鬼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了,很是不解的样子。

可恶!被小瞧了!

小瞧……

小乔?

哎?有人喊我的名字?

当我醒过神的时候,罗辑和文逸哥正架着我的两只胳膊神色紧张地喊着我的名字。

嗷……

痛痛痛痛痛……

刚刚怎么了?我怎么全身都在痛……

我费力地抬起手,好像有什么东西咣当一声掉下去,我移动视线顺着声音望过去,已经是累的连歪歪头都没力气了。一柄雪白得有些诡异的太刀掉在我们旁边的地上,刀身的倒影映照着一个带着翅膀的人。

这是……传说中的鸟人?

好奇心驱使着我抬头看过去,只见天使宋的身后,雪白的翅膀并没有完全合拢,似乎时刻准备着有所动作。再看他身上和脸颊上,似乎都还留着血痕的样子。

“那个,你不要紧吧?看你好像,很狼狈……”

“闭嘴!”天使宋又在凶我。

见我清醒过来,罗辑捡起地上的太刀给我,我看都刀刃上还滴着一丝血迹……

等等!天使宋不会是我砍的吧!

“那个,对,对不起!”也别管是不是了,先道歉一定没错!我不着痕迹地把太刀藏到身后。

“哼。”天使宋收起了翅膀。话说,我好像没看到他的光圈哎。

“这是属于撒旦本源的鬼神之力,看来叶修又找到了个不错的人。”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罗辑和文逸哥扶着我走过去,我这才发现在酒馆的角落里,这次又是有一组桌椅尚且幸存。说话的正是上次跟文逸哥坐在一起的那个,“小宋也过来坐一下吧。”他说。

虽然刚刚完全没有了记忆,不过大概的情况,似乎动画还是小说里面都有类似的情节,我差不多可以脑补一下。

总之就是,我似乎惹祸了。

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我闭眼念着需要的东西,然后格式的伤药和绷带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要不要包扎一下?”

我觉得就算天使宋直接把这些东西都拍回到我脸上来也是有可能的。

“你没伤到我的本体。”他没头没脑给了我这样一句话。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孙哲平前辈说过,天使和魔鬼都没有办法直接伤害到对方的。

“兴欣的大家都是以本体来行动的,霸图不一样,他们除了一个本体之外,还有无数的肉身以不同的身份存在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这些肉身也是会有生老病死,跟常人一样,不过他们受伤的话,是可以借助本体的力量来恢复的,别担心。”文逸哥这样安慰我。

我点点头,看到天使宋的伤口果然在愈合了,终于松出一口气。

转而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刚刚为什么张奇说不认识天使韩先生?”

“因为现在和叶修缠斗的是韩文清的本体,张奇只认识那个肉身是上校的韩文清。”坐在对面的那个人回答我,“你叫乔一帆是吗?我叫张新杰,你好。”

“您好,我是乔一帆。”我握了握对方伸过来的手,觉得他虽然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不过似乎比天使宋和天使韩要好接近一些。

天使张新杰刚刚说的话我有点懂也有点不太懂,不过我又想到了一件事。

我到底刚刚晕了多久?怎么这些人还没打完?

张奇立剑挡住红袍术士的教徒向他挥下的短木棍,锋利的剑刃将木棍懒腰斩断之后攻势未停,转身回旋踢将人踹飞出去,正砸在另外一个冲上来的人身上。还有人点燃了一瓶酒,火焰弹一样投射向张奇的方向,同样被他一剑斩碎,喷涌的酒精沾染了火苗瞬间燃烧,似火流星的落将下去。

张奇露出有些恼怒的神色,却也不得不就地一滚,先把身上的火苗扑灭。

“这招好!下次可以装汽油试试!”掐着两个脑袋用力一撞的包子哥把倒下的人丢去墙角,一边还不忘观摩学习。

====================

*本文链接:(序篇)  (01) || 

====================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