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nwindleave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不度玉门关(12)[私设伪支配服从]

———Mornwindleave的LOFTER目录———

☆提醒:私设的伪支配服从,详情参见设定,不适勿入

*CP相关:主韩叶,辅张安/双花/林方/喻黄/双鬼,私心新生代单箭头乔一帆

*本文链接: (设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正文向下跳=======

大半夜的我来报社了,饿肚子的小伙伴们慎重!

顺便,明天要回家过年去啦!!!借黄少送给大家新年祝福的吉祥话~~~~

=========正文=========

叶修认识魏琛还要追溯到十年之前。

韩文清正襟危坐在酒馆的桌边,紧蹙着眉毛闭着眼,用这样的行为明确表达着一个意思:

眼不见心不烦。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蹲在他桌边可怜巴巴摆着卖萌脸的叶秋看着对方免疫了视觉伤害,顺势就走了听觉刺激路线。

“你这就不对了,讨饭的话不能唱这个,要唱莲花落,还要多说吉祥话。吉祥话懂不懂?就是一帆风顺双喜临门三阳开泰四方祥和五谷丰登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面来财九转成功十全十美……”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衣衫褴褛但双眼出奇有神明亮的小乞丐凑到了叶修的身边,给他讲起了乞讨的窍门。

“而且你看你啊,穿这样好不说,找人乞讨还找了这么个凶巴巴的,搞不好会一脚把你踹出去的。”他说着伸手在地上蹭了蹭,沾了薄薄的一层灰土,举着就抹在了叶秋的脸上。“嗯……虽然还是不怎么样,不过至少看着更可怜点了。”

“是吗是吗?”叶秋一边忍着笑一边偷瞄虽然还是没睁眼但已经嘴角已经开始抽搐的韩文清,接着自己也蹭了蹭地面把灰抹在脸上。

“客,客官,您,您的面……”店小二略带惊惧地把大份的面条端给韩文清,人家分明点的是一碗肉丝面而已,结果这被面条埋得满满的鸡鸭鱼肉蛋是怎么回事儿?!

“我要的是肉丝面。”韩文清此时方才瞪着大小堪比盆的海碗看,“是不是送错了?”

“没没没……这……这是……啊,隔壁灶台掉进来的……”

“啪!”店小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掌柜的一巴掌糊上了后脑勺。

“怎么说话的!”教训了手下,他立马又陪着笑脸跟韩文清解释,“客官,是,是这样的,您是我们店里的幸运顾客,所以额外送了这些,不知是否满意?”

韩文清还没说话,那边扒着桌沿看的叶秋和小乞丐已经在拼命咽口水。

“是鹌鹑呐!肉厚骨细上等货色!”

“荷包蛋才叫好呢,你看蛋清边缘微焦黄,蛋黄还在缓缓流动肯定是溏心的!”

“这肉丝粗细均匀,我都没见过一碗肉丝面,肉丝比面条还多的!”

“唔,快看花生!炸得酥脆洒在汤上,一口下去,哎呀呀,肯定是汤鲜浓郁有嚼劲!”

韩文清额头冒起青筋,“一碗肉丝面就够了,这太多……”他摆明了态度是想换。

“哎呦呦,这位客官,您就吃吧,今天您的账单全免。”生怕对方不满意,掌柜又招呼小二,“赶紧再上一叠酱牛肉给这位客官,再上壶好茶!”

揉揉额角,韩文清最终还是敌不过饥肠辘辘的肚子,看着旁边两个口水快要流满一桌的人,无奈了,“再拿两个碗吧。”他是要把自己吃成球才能吃掉这盆面。“你们俩,去把脸洗干净才能吃!”

反正一路都在被叶秋蹭吃蹭喝,再多一个也没什么关系。只是他自己都想不通,既然最后都会被叶秋得逞,自己为啥每次都执着着要跟他较劲儿呢?

酱牛肉上得很快,可韩文清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的漫长。

“……我啊,我叫黄少天,黄是黄山的黄,金黄色的黄,金黄色知道吧,就是秋天麦子成熟的时候的那种颜色。还有人说太阳是金黄色的,我每次看都觉得晃眼睛就没看清楚过到底什么颜色,总觉得是白晃晃的。少,是多少的少,多音字又多做少,少年的少。天啊,天空的天,顶天立地的天。知道了吧,我叫黄少天,黄少天就是我。”

“我叫叶秋,叶子的叶,秋天的秋。这家伙叫韩文清。”

听到叶修主动介绍自己的名字,韩文清头也没抬继续吃,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韩是韩文清的韩,文是韩文清的文,清是韩文清的清。”

见鬼的!他才没指望叶修能给他的名字编排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哦,原来你们认识啊!既然认识的话刚才怎么不一起吃啊?”

“我没钱啊!”那个混账苏沐秋,掏空了他的钱袋子说买材料,一转眼人就没影了,害他眨眼之间就变成了穷光蛋。

“那你就太过分了。”黄少天调过头来数落韩文清,“既然朋友有难当然要两肋插刀在所不辞,人就是吃顿饭而已你居然抠门到连这点钱都舍不得真是太过分太过分太过分了!”他说着一拍桌子,筷子探进盆里,“我决定多吃你两块肉!”

韩文清的脸色那个黑啊,好像随时都会掀桌而起一样。被他强大的气场压迫,周围桌的人都是匆匆吃了饭就往门外跑。

叶秋出身不俗,言语之间就看出了黄少天根本不是一般的小叫花。但他当时并没有跟对方求证什么,是在这之后才知道一切。

他是剑圣的儿子。

剑圣在当时的武林中颇有地位,有人说他是唯一可以与当年的武林盟主一战的人物。但剑圣并没有去争这些江湖名声,反而是在大理寺少卿魏琛的劝说下打算报效朝廷。然而谁都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决定却害得蓝溪阁被诬陷意图谋反,进而又被歹人灭了满门。蓝溪阁少主黄少天被梁易春和许博远保护着从密道逃出脱身。这之后黄少天扮成小乞丐想要查清灭门真相,而梁易春二人化名春易老和蓝桥春雪暗中重建蓝溪阁势力,为他日复仇做准备。

遇见叶秋和韩文清的时候他其实正在躲人,所以当这二人吃饱喝足打算继续赶路,黄少天顺势就跟了上去。

“哟,人似乎不少呢。”叼着草根晃荡在韩文清身后的叶秋好似不经意间说了一句。

“哼。”韩文清完全没放在眼里。

黄少天难得闭嘴没说话,眼睛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叶秋和韩文清手上都拿着兵器,这是他一开始就注意到的。但是他并不知道二人的实力会不会被自己连累,也不知道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他们两个会不会反过来害自己。

黄少天不信任他们,他们自然也不信任黄少天,叶秋甚至怀疑现在试图包围他们的人就是这个小乞丐带来的,不过他光棍,一没钱,二没,嗯,其实公正点说,他还是有色的,另外他的身份也很危险。

“师父,还有另外两个人,现在动不了手吧?”

“嗯……你带几人暗中布置,我带其他人试探一下去。”

“好。”

埋伏在暗中的自然是魏琛。当年因为他的提议,蓝溪阁落到这般境地,他心中终究是过意不去。为此,魏琛多方打探终于是查找到了蓝溪阁少主黄少天的下落,想要替已故的剑圣照顾他的小孩。可是这小鬼头也忒机灵了些,别说跟他解释事情经过了,就是想抓他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不过这一来二去的,魏琛倒真生出爱才之心,愈发地想要把这小子收入门下。别看魏琛是一届文官,论起武艺战略来他在朝中的名头也是响当当的。

文武双全的魏琛大爷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徒弟喻文州只能文不能武了,哪怕对方的学识谋略已经有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如今他慧眼识珠得见剑圣之子这般天赋,眼看着自己的人生就要圆满了,心情十分的愉悦。

先前几次的接触其实喻文州并没有直接参与,都是听大家说的。喻文州的家乡在这边,前阵子刚刚好他回乡探亲,正打算启程回京呢,突然被自己的老师找上门,神神秘秘地说要他帮忙抓个人。这倒是奇了,凭老师的能耐还抓不到的人,想来也是非同一般,如此他心下也好奇起来对方是怎样的角色。

这师徒二人沿途周密部署,可算是簇拥着那被盯紧的三人走出城门。虽然官道宽敞,也总会有人来往,但魏琛早就算准了前方的那个拐角,都不用和喻文州打招呼,直接就奔了过去。喻文州打眼一扫,看准了魏琛奔去的方向,心下很是通透,这是要故意卖给对方一个破绽,然后把人从队中分离出来的计划。

走在官道上,被硕大的太阳晒得有点蔫儿,看起来无精打采的。然而,被刘海半遮档着的一双眼睛却是在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来者并不简单,此时刚过正午,影子并没有很长。但是对方肯定也是注意到了这点,你明知道周围有人,但是却一点影子都没有露出来,路旁可供藏身的掩体并不多,如果说阻碍视线的话……

叶秋眯起眼睛看向前方。

迎着阳光的方向本就不容易看清楚事物的细节,更何况还有那个转角。

可是既然对方是高手,懂得借助地形藏身的话,真的会埋伏在转角处偷袭吗?

他这样想着,握紧了手中的却邪。

黄少天跟在叶修的身侧同样注意到了这些,并且和叶秋韩文清不同的是,他打算跑路了。

“打算去哪啊!”用布缠得结结实实的却邪一横,这边拦住了黄少天的去路。

“啊,人有三急知道吗?这样的话一定要直白地讲出来多不好意思啊!反正就是你喝多了水的时候也要去做的事情,这样说你明白吗?”

“得了吧,有人打埋伏,你要逃。”叶秋嘴里的草根翘起来,“看样子他们是冲你来的,你说你一个小叫花是有财还是有色,他们图什么呢?什么都图不了的话,难道是你仇家?”

黄少天被叶秋一串问话堵得哑口无言,气哼哼的想反驳又不知道说什么,胸脯一起一伏,嘴巴也嘟了起来。

小时候的黄少天很是萌萌哒。

“不过,”逗了黄少天,叶秋话锋突然一转,“你都已经落魄成这样了,还是小孩子,对方如果真的是想赶尽杀绝,除非是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此外就都是对方禽兽不如了。”

韩文清听到两人的对话也已经站在原地转过头来。他眼看着叶秋虽然句句藏针带刺,但神色上很是包容的样子,突然就不太舒服:这才刚认识一秒钟就好像多年朋友一样还为对方如此打算,还有那个苏沐秋,才认识多一会儿啊,钱袋子都拿给人家了!!对他们都这么好,怎么就到自己这里这么差劲呢!

韩文清虽然心里很不爽,但还不至于就这么别扭起来。既然叶秋有了帮忙的打算,于他而言也不过就是挥挥拳头的事儿。

哎?哪里不太对?

自己干嘛要帮叶秋呢?

韩文清的脸色更加臭了。

黄少天总算琢磨过来叶秋话里的意思了,挠着头,为着刚刚还想利用叶秋韩文清脱身觉得有点愧疚,“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仇家,我现在这样也是为了查询真相来着。”

“那,不然咱们抓个人来问问如何?”叶秋提议道。

“好啊好啊好啊!”黄少天立刻来了精神。“不过……”说着,黄少天偷偷捅了捅叶秋,悄悄问道,“不用问问他的意思吗?”

叶秋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很大声说给韩文清听见,“完全没必要嘛,我就可以全权代表你了,是吧老韩!”

“滚蛋!”韩文清倒不是真的不愿意,就是觉得叶秋的语气实在是很欠揍,完全不想顺着他的意思。

“不会吧!老韩你是这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人吗!”

“谁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实在是对他忍无可忍,火力壮的少年人立即和对方对呛。

“啊啦啦啦,你们夫妻俩别吵了别吵了别吵了,要吵也要留到晚上吵,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没有过不去的坎!”黄少天连忙跳到两人中间挥着手臂,以前爹娘拌嘴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跑到中间耍宝的,然后他们两个就会很宝贝他,好好说话讨论事情了。

毕竟,剑圣一家的争吵,那都是要动刀动枪的,这么个宝贝儿子可不能伤到。

“闭嘴!”韩文清完全不知道吼的是谁,或者两个都有。

“哦哦,你看谁像媳妇儿?”叶秋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有兴趣,或者是对于一切可以惹毛韩文清的话题都很有兴趣。

当然是你好么!黄少天心里嘀咕着,到底没说出来。

当时的韩文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担负着怎样的重任,还想当然地以为至少自己和叶秋两个统帅,就算黄少天是追随有他们两个也罩得住,他就从来没想过叶秋是追随的这个可能性。

你见过如此有主见甚至能够使唤一个强大的统帅的追随吗!

多年以后回想起这段往事,韩文清不得不承认,自己年少的时候果然是太天真了。

====================

*本文链接: (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

====================


评论(9)
热度(24)